谷一家

键盘长菇期
希望能长出鸡枞菌

【FGO/萨中心,欢乐向】用彩虹鱼和果物做出了奇味奇

*废都物语梗,一个半小时的小短打,无明显cp

*欢乐向,包含了玩游戏时的不少怨念。

*ooc不可避,欢迎捉虫

*虽然只是自我娱乐的产物但祝看的塔诺西www

————————

他,安东尼奥·萨列里,大河之畔的小镇神殿收养的孤儿,一个心地善良的冒险者,一个每天被加斯曼爸爸夸夸的好孩子,现在正面临着人生的重大难题——

他该不该把奇味奇给面前这个从红色的长满眼睛蛋里孵出来的小孩子吃?小孩倒是金发碧眼,除了刚刚额上生了一只白色的角外现在没有丝毫变化,赤裸的身体上倒也没有任何异常。他盯着那孩子的身体看了看,更确定了自己的想法,而小孩更往里藏起身体。

对了,刚刚他给他取了个名字,好像是叫……帕皮来着。他刚准备开口叫名,那孩子就先嚷嚷起来。

“我叫沃尔夫冈·阿玛迪乌斯·莫扎特!才不是什么帕皮!”

“好的,那么沃尔夫冈。”他蹲下来,手里握着闪出紫电的小法杖。“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离开这里呢?”

“不行!”他又缩回石头后面了。“你都没有给我一点食物表示诚意!我怎么又能立马和你走呢!”

“这样啊。”于是他下了决心,掏出装了奇味奇的罐子递给莫扎特。闭上眼睛,不忍心看他怎么把那个东西吃下去。

前情回溯一下。

他,安东尼奥·萨列里,大河之畔的小镇神殿收养的孤儿。这个小镇在半年前发现了一个洞窟,洞窟里有个过去的遗迹,里面有像地精一样的,被称为夜种的小鬼和怪物跑出来,还带出来了危害整片大陆的诅咒。于是国王就让各位冒险家来此处探索,谁能够找到事情的起因,就给谁丰厚的奖赏。

今天,十四岁的萨列里和他的阿玛兰旦姐姐和赫克托尔叔叔一起下洞窟探险,在迷宫一样的地方迷路迷了许久之后,一脚踩空,滑到了一个有着巨大湖泊和天顶的地方——湖泊上有小的岛屿,靠近他们掉下来的一侧又有着岩窟一样的小房间。最让萨列里闭不拢嘴的是——这里有一具巨大的龙骨,如同龙王般撑起这片天地。他们穿行过龙的骨架间,随后被一队夜种的巡逻队发现,它们在找什么东西的样子。之后,萨列里一行人被攒着逃到湖心岛上,遇见一个自称魔将提着刀就朝他们砍来的变态,慌忙逃脱后在一个小岛上发现冒着紫电的法杖,正准备回去试试,踩在龙脑壳骨上的萨列里就听见了某人的呼唤声。

“你们这些人类还想再次唤醒我,打扰我的沉眠吗?”

他以为是自己耳鸣了,想了想认真的回答。

“打扰了吗?那再见,我们马上就走。”

那声音顿了一下。

“哼哼哼….咳,反正你们以后还要再来,你身上寄宿着奇异的力量,就由你给我人的名字吧。”

“我不会取名啊?”

“总之你先上来,在右边第三层的洞窟里看看神像下面啊!”

好吧。他无奈的说,大叔在前面开路,他一路打跑夜种走到了神像前面,发现了那个长满眼睛的红色蛋蛋。摸了一下以后里面发着白光就孵出来一个小孩,小孩臭屁的让他给自己吃的穿的,然后自己给自己取了名字。

现在他开始吃奇味奇了,萨列里闭上眼睛。

奇味奇是,霍尔姆的特产,用鱼内脏与水果混合发酵的酱料,拥有着能让死人活过来的味道。

果不其然,过了一会他听到谁的脑袋重重刻在石头上的声音。那个孩子昏厥了过去,而他的叔叔和姐姐用看恶魔的眼神看着他。“我不是,我没有,我身上只有奇味奇了。”

“那抓只夜种给他现炖了不也行?”阿玛兰妲说着,抬手射穿一只目瞪口呆的夜种。“不,那是更极端的恶魔吧。”赫克托耳说着,抬手挡住一个小鬼向他们扔过来的石子。

不过这件事确实给了他们一种新思路……

于是当莫扎特这个小孩在神殿的床上盖着白被子苏醒过来时,他面前是一张天使般红瞳白发的神圣面孔,他身后还站着一个慈祥的老人。

“你醒来了?”

“嗯?”小孩突然站起来抓住萨列里的肩膀,来回检查了一下。“你有没有受伤,那个魔将没有我可打不动的——你还好吧?”

“啊,那个怪人吗?”萨列里笑着回答他。“我们试着一拥而上把他摁翻,喂了奇味奇后他就突然消失了。”

“.…..”莫扎特深切的思索了一下自己存在的意义还有刚刚这孩子到底给自己吃了啥玩意,得出的结论是还是不要深入思考比较好。“你的名字…是?”

“安东尼奥·萨列里。”他回答。“你是龙之子的话,没有住的地方就住在神殿里吧。”他热情的拉着金发碧眼小孩子的手,拉着他在镇上转悠。

“好破的小镇,和我的神殿比起来真是差远了。”莫扎特嫌弃的皱皱眉头,十岁小孩的外表让他严肃不起来。此外……他看着萨列里把一把铁剑用手掰弯了,看了看数据表确定他是神殿收养的孤儿,是神官类职业而不是骑士之类的,陷入更深的疑惑之中。

“你的神殿?”

“我可不是龙一类的东西啊,小孩。”他说,满脸嚣张。“我前世是安度西亚,知晓一切的音乐魔神,包括你的诞生我都知道了!”

“那龙是?”

“我以前吃了,然后我的原型是软体的,死后就只剩龙的骨架了。”

“这样啊?”萨列里看起来还是十分的不解,但总之牵住对方的手,带他去码头那边钓鱼。莫扎特下意识的缩了缩手,发现手掌骨没有被捏碎,于是松了口气。

“你说你知晓一切,也知道这个废墟是怎么回事?”

“当然!那是神罗国王所为,想必你作为他的继承者,在夜间应该有梦见湿漉漆黑的怪物趴在你的身上,想要夺取你的身体之类的怪梦吧?”

他期待着萨列里露出吃惊的表情,然而对方只是摇了摇头。

“不,实话是,我梦里有一个眼睛蓝如宝石的大哥哥,他会让我唱歌给他听,然后我们有说有笑的在一间宫殿的后花园里开茶会。他会和我说很多故事,还会给我加油打气。甚至在我去探险前,还会把要注意和小心的地方给我说清楚,给我祝福之类的。”

“该死的正太控约二…..”不知为何莫扎特咬牙切齿,用脚跺了跺地面。“喂那我存在的戏份又有什么意义!?”

“怎么了吗?莫扎特?”

他们来到林间,小孩身上突然长出几只长满眼睛的触手,表情凶恶。

“萨列里,你告诉我啊,现在我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

萨列里仔细的观察了一下那几根触手,认真思索……

第二天,他们去挖矿、钓鱼、做饭,有了莫扎特的触手,采集量都变成双倍的了。遗迹的事就暂时被萨列里淡忘了,小镇各行各业欣欣向荣,而莫扎特满脸生无可恋的跟着萨列里,朝游客兜售奇味奇为神殿唱诗班建立筹集资金中。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end


评论(6)
热度(79)

© 谷一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