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一家

键盘长菇期
希望能长出鸡枞菌

【生贺/莫萨/现代AU】ashes to ashes and love to love⑪

*现在,是两人终于开始认真恋爱的时间...才怪,本章会含有少许弗朗茨x特蕾西亚,请注意避雷。

*人设遵从FGO,但是部分章节会含有西史音乐家的内容,如贝舒,李肖等(具体请看tag)还有一些奇异的拉郎.....请注意避雷!

*大致就是突然闯入萨列里中年生活的莫扎特和小弗朗茨,两个大人带一个孩子的故事。

*其实是大家都得到救赎的故事!←yes

*ooc不可避,欢迎捉虫,单章5k+左右,共20章

*祝看的塔诺西

                                                      

        ⑳(完结)


——————————

(11)

“所以,请你和我正式交往。”

“抱歉,但是我拒绝。”

萨列里坐在沙发上,而他面前的莫扎特正单膝跪下,用求婚的姿势向他告白。他说约瑟夫告诉了自己他过去的故事,他说自己愿意用后半辈子陪在他的身边,他还说愿意每天写曲子给萨列里听,给他唱歌弹琴翻跟斗。

“首先,虽然你的音乐确实是天赐的,但这并不代表我需要天天听。”萨列里汗颜的看着莫扎特拉住自己的裤子靠在他的腿上。“我希望你能明白现代社会讲求更加实际的东西…”

“我就非常实际啊——”

“不,你不。”他推了推眼镜,示意探头往外看的弗朗茨赶快回到卧室里。“其次,翻跟斗这种就不用提了……只是一时情感冲动做出的结果并不一定正确,我希望你明白这一点。”

“我就不能为你冲动一次吗?!安东尼奥!”

“我不要。”他推开莫扎特的手,接着说。“最后,我连你的真实身份都还没有搞清楚,而你也没有完全的解决自己的衣食住行问题——不是要你搬出去的意思,而是说你甚至还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总之,就是收下你的告白,但暂不表态,还有待商榷的意思。”

“那个。”莫扎特听到不合格的父亲时,抬起了头,等萨列里说完后补上一句。“但是,我并不是弗朗茨的父亲……他是我的侄子。”

“等等等等怎么回事?!”萨列里扶住额头,想要踢开脚边抱住自己的莫扎特带上弗朗茨离家出走,或者把莫扎特踢出去。“你为了和我交往不惜和自己的儿子断绝亲缘关系?”

“这个,那个。”莫扎特努力的抱住萨列里,不让他离开自己的身边。“情况有些复杂——简单来说就是他爸带他来维也纳,中途把他踢下车,然后把我抢了,把他丢给我扬长而去。我打电话给我姐姐他妈妈,然后闹翻了,露宿街头接着遇到了你。”

“意思就是……”

“我确实不是弗朗茨的父亲,”莫扎特表情严肃的说。“抱歉,骗了你那么长时间。”

当天晚上,弗朗茨穿好洗干净的睡衣,躺在舒适的床上,关了灯盖上被子准备睡觉。睡到一半他终于再也忍不住,起身对着缩在自己床前地毯上哭哭啼啼的小叔大喊。

“我求你安静一点!我明天还和特蕾西亚约好要去图书馆——”

“呜呜呜呜我的侄子有了妹子就不要叔叔了——”莫扎特抱着膝盖侧躺在地毯上,眼角的泪滴没有一粒绿豆大,只是挂在那里。“萨列里也把我赶出了他的房间让我滚——你们都不要我了,我好伤心好难过,我的心碎了,而你们还弹着里拉琴在我身边跳舞唱歌——”

“请你停止那些丢人且奇怪的比喻。”弗朗茨拉了拉头上的尖角睡帽,看着他的叔叔盘腿坐起身来。“所以,萨列里爸爸是为什么要把你赶出来?你太烦了?对他动手动脚?还是因为骗了他一个月?”

“你几岁就知道动手动脚这个词!”莫扎特感觉自己教坏小孩了,在心里对南内儿说抱歉。“我猜是因为最后吧……他似乎把救我俩这件事看的比我们还严重,也可能是我没有向他解释清楚事情的起因经过,总之希望现在他不要报警。”

“要我说。”弗朗茨揉揉鼻子。“会不会是因为你突然对他表白吓到他了?”

“难道他是在害羞吗?!原来如此——”莫扎特起身就往萨列里的房间跑去,在外面疯狂敲门,边敲边喊“我爱你!”“萨列里,我知道你也爱我!”“快打开门让我进去睡在你身边啊!”

房门打开了,一个枕头和一床被子砸了出来,稳稳地骑在莫扎特的脸上,击倒了他。

“我恨你。”

说着与第一天莫扎特借住时如出一辙的话语,萨列里用看虫子的眼神看了看躺在地上的莫扎特,关上了门,顺手反锁了。莫扎特站起身来准备再敲,被弗朗茨跳起来抱住胳膊。

“别吧,叔叔。”弗朗茨说。“再敲萨列里爸爸恐怕真的生气了,今晚你就在我的房间睡吧。”

“但是!”莫扎特一脸悲切的说。“以前我好歹睡在他的身边,现在我真心开始爱他了,他却把我赶了出来——这是何等的退步!简直就像是全世界的女性内衣在一夜之间重新变成十八世纪款的!”

“出现了。”弗朗茨擦擦脸上的汗,顺手抹在莫扎特衣服上。他的叔叔就是一旦放松下来就会开始满口跑荤段子,听得周围的人都想要打他。至少说明现在他的叔叔放松下来,把这里当做家了。弗朗茨想。坏处就是,见到这样的莫扎特,萨列里爸爸肯定会更加生气的。

“总之你今天现在我这里睡吧,等第二天萨列里爸爸气消了,一定就会原谅你的。”弗朗茨抱着他的枕头站在莫扎特旁边,怜悯的说。“你想要的话我可以陪你睡。”

“不要——”莫扎特做出一脸嫌弃的表情,并开始撒娇。“我要萨列里爸爸陪我睡——身边是小孩子提不起什么兴趣嘛——”

结果就是,莫扎特被弗朗茨用尽全力推出了自己的房间,连带着枕头被子又一起被丢了出去。看着自己亲爱的侄子将他拒之门外,莫扎特忍痛在沙发上睡了一晚,并且告诉自己明天一切都会好的。

第二天,事情并没有得到解决。萨列里刚出房间就看到莫扎特在厨房里面试图做早餐,赤裸着上半身煎糊了鸡蛋,烤焦了培根。他感到自己脑袋上的青筋在抽动,听见弗朗茨房间的响动声,急忙跑过去表示这里有紧急情况让孩子暂时不要出来。

“莫扎特,你在干什么?”情急之下他戴了副墨镜来缓解视觉疼痛,站在厨房门口问莫扎特。“在给你做爱心早餐❤。”对方热情的回答,被提着菜刀的萨列里逼着换回普通的衣服,并且把围裙与煎糊的锅自己洗了,泪眼嘤嘤的抱怨萨列里不懂情趣。

“如果说你懂的话,”他给自己的甜牛奶里放了几颗胃药。“那你自己做出来的东西自己吃。”萨列里指了指足以和贝多芬媲美的煎鸡蛋与培根与吐司,庆幸莫扎特没有乱动咖啡。弗朗茨惊恐的看着自己的叔叔为爱吃碳,对大人的世界叹为观止。“你……你吐出来。”萨列里看到莫扎特真的吃了,嘴里的甜牛奶差点先吐出来。“那个会吃坏肚子……”

“那我吐了你就会答应同我恋爱吗?”莫扎特眨眨眼问他,萨列里沉思了一会儿。

“不。”

当天下午,从图书馆回家的弗朗茨就陪着自己在沙发上腹痛的嗷嗷乱叫的叔叔去了最近的医院——儿童医院看急症。他坐在儿童病床上打点滴,周围都是大人看护自己生病了的小孩,弗朗茨这边变成了小孩看护自家生病的大人。病房里所有的家长与孩子都盯着他们看,弗朗茨的脸红的快要脸部毛细血管大面积破裂,莫扎特则悠然自得的刷推特,po自己生病的照片at萨列里来医院接自己。

过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点滴快要打完时,他收到了对方的回复。

“不接,丢脸。”

但是萨列里还是确实关心莫扎特的——在他进医院的后四天,莫扎特的早餐午饭晚餐只有流食,谁让他吃自己的爱心早餐食物中毒了呢?

快一周了。弗朗茨恐惧着这流逝的时间以及丝毫没有进展的两人——在小孩看来,就是他的叔叔单纯的在捣乱,而萨列里单纯的在害羞。可是这些大人的恋爱方式对一个十一岁的孩子来说太过刺激,他已经快要被黄段子和每晚自己叔叔的骚扰弄得神经紧张了。

“于是,就是这样——”他的额头砸在桌面上,声音震得特蕾西亚吓了一跳,小声提醒他这里可是维也纳国家图书馆,他声音应该轻一些。“对不起——”他小声的用气音对面前的女孩说,特蕾西亚回答:“没关系——”开始为她的安东尼奥与莫扎特之间的矛盾苦恼。

从两个小孩遇到以后,他们就常常相约到图书馆里玩——虽然准确来说是特蕾西亚辅导弗朗茨学习。一开始他还试图教这个小妹妹学点知识,结果发现对同自己一样要考中学,且已经自己预习过一遍教材了。在小自己三岁的妹妹面前,弗朗茨实在是羞愧的无地自容。随后他就学习自己叔叔身上的某些品格,请对方辅导自己学习。“好啊,”特蕾西亚答应了,反正她也没有其他的事情可以做。“只不过你不要被我说哭啊。”

意想不到的是,两人之中最先哭的反而是特蕾西亚。有那样的一个父亲,他人辱骂的话语弗朗茨听过不少,所以特蕾西亚的话反而算是十分温柔的了,就像是他生气的小妹妹一样可爱,他甚至有几分享受。而特蕾西亚,在她询问萨列里怎样了的时候,弗朗茨一句“正在考虑要不要和我叔叔交往”就把她吓哭了。

“呜呜呜呜呜我的安东尼奥——”她毫不掩饰自己那颗少女心中破碎的纯情、与敬仰。“呜呜呜呜呜呜你叔叔抢了我的安东尼奥!我讨厌你!”

“你讨厌我也没用啊!我也讨厌我叔叔!”

“呜呜呜,真的…….?”

“是真的。”

“好,那我原谅你了。”雨过天晴般,她脸上已有如饱经沧桑般的成人感伤。“唉,我和他之间终究还是有年龄差距的鸿沟,只能祝他得到自己的幸福了。”

大抵,两个小孩相处的日常就是这样的——而当弗朗茨向对方抱怨自己叔叔近来的斑斑劣迹以及萨列里爸爸对他爱理不理的态度时,特雷西亚认真起来了。

“这样下去不行!他们迟早要分手的!”

“啊?这么严重!”弗朗茨惊恐的说。“虽然方式不对,但我第一次看到叔叔那么拼尽全力的去爱一个人……”

“所以说,现在他们间的爱情就需要我们去拯救了。”特蕾西亚一脸严肃的说。“爸爸说过,热恋期的人如果不回应的话,会发生很可怕的事——很明显,莫扎特现在就是位于热恋期。”

“约瑟夫先生知道的好多……还有吗?”

“我想想……”特蕾西亚嘟起脸颊。“回家要记得立马放好鞋,不然会有可怕的事情发生——会被生气的妻子追杀之类的。”

“这个,他们现在应该还没到这个地步。”弗朗茨说着,问到。“那么约瑟夫先生说了具体怎么做吗?”

“他说小孩子不可以知道这个。”

“那就没有办法了——”弗朗茨想了想。“那特蕾西亚你知道怎么办吗?”

“我又没有谈过恋爱,当然不知道啊,”她说着,灵光一闪。“这样的话去问问知道的人不就可以了吗?比如安东尼奥的邻居还有上下楼之类的。”

两人一拍即合,高兴的还完书手拉着手去拜访萨列里的熟人们。他们在路上遇到了车尔尼老师,温和的先生正准备享用自己的午餐三明治,然后为下午的器乐排练想想新花样。“你们好呀,小家伙。”他看到弗朗茨带着特蕾西亚走上前来,笑了笑。才过去多久,他们就成了好朋友,小孩真实天真无邪啊——他感叹着,问。“你们想说什么呢?”

“请问。”弗朗茨向前踏上一步。“您知道怎么谈恋爱吗?”

他手里的三明治差点摔在地上,反应了半天,确定自己不是听错了,推了推眼镜看着面前的两个孩子——八岁和十一岁,然后他们要谈恋爱。“不不不你们不可以还要等到再大一些你们现在还需要好好学习……”

“所以车尔尼老师知道怎么谈恋爱吗?”特蕾西亚睁大眼睛,楚楚动人的看着他。车尔尼理智断线,下意识的回答。“不。”

“打扰了。”两个小孩又手拉着手走远了,而车尔尼感觉自己失去了某种重要的信任和尊严,惆怅的啃起三明治。等会去超市买几罐猫罐头喂家里的主子们去好了,如此想着,他似乎又在人生的道路上看到了光明与希望。

他们从楼下走起,先敲开了罗西尼的门。他睁着那双柔美的眼睛,在听到对方的问题后猛地瞪大了。“这…这个,教了怕是要被约瑟夫先生杀掉做汤,”他小声嘟囔着,两个小孩却七嘴八舌的不依不饶,“爱情的话,”他坐在自己的烂人沙发上说。“就像是灰姑娘的水晶鞋、或者手镯一样,是要一方去追寻的东西,”他陶醉的将手枕在自己的脸边。“当你找到他是——就如同亲吻嘴唇,要将那人紧紧的拥入怀抱,然后和他私奔。”

沉浸在自己的想象之中,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啊!爱情——多么浪漫啊!”

“抱歉,”弗朗茨举起手。“我们有些听不懂,有没有更加简单可行的方法啊?”

“有!只要抓住一个人的胃,就能抓住一个人的心!”罗西尼走进厨房那处自己做的巧克力小饼干请两个孩子吃。“所以,只要能够做的一手好饭,那么就不需要担心那么多!”

两个孩子道着谢从罗西尼的屋子里离开,转身就遇上瓦格纳。“你们在做什么?”他看着小孩嘴角的巧克力碎屑和手里的饼干,疑惑的问。“特蕾西亚,你要是再不回家的话你父亲会着急。”

“我们在学习怎么谈恋爱!”他们大声的宣布,瓦格纳忍不住笑了出来。“谈恋爱?你们,”他用行路杖敲敲地面。“你们还太年轻了——”“但是你也很年轻啊?”

“我已经二十五岁了。”对面的黑发青年郑重其事的对他们说,“简单来说就是弗朗茨的两倍。至于谈恋爱……那一定要追寻背德感与刺激——先用甜言蜜语与对方幽会,俘获她们的芳心,最后再出手——当然,要注意礼仪与尊重,她们都是个性鲜明且完美的。比如说李斯特先生的妹妹,她真是漂亮极了,长得像是李斯特一样,却又在性格上保守收敛的多。”

“是这样吗?”弗朗茨从中隐隐听出了一种犯罪的味道,疑惑起来。也许等会遇到李斯特先生应该告诉他他的妹妹正在和瓦格纳谈恋爱。这样决定好了,两个小孩告别了瓦格纳往楼上走去。而萨列里此时正拿着买好的食材准备回家,路上遇到车尔尼,他一脸惊恐的对萨列里说。

“弗朗茨和特蕾西亚在学习怎么谈恋爱!”

这次他手里的晚饭是确实的掉在地上了。

————————end

评论(2)
热度(44)

© 谷一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