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一家

键盘长菇期
希望能长出鸡枞菌

【生贺/莫萨/现代AU】ashes to ashes and love to love④

*一句话概括本章剧情:有个叫贝多芬的,在厨房里准备做饭。

*人设遵从FGO,但是部分章节会含有西史音乐家的内容,如贝舒,李肖等(具体请看tag)还有一些奇异的拉郎.....请注意避雷!

*大致就是突然闯入萨列里中年生活的莫扎特和小弗朗茨,两个大人带一个孩子的故事。(ps:部分角色设定是伏笔,在后面会有解释与转变)

*其实是大家都得到救赎的故事!←yes

*ooc不可避,欢迎捉虫,单章5k+左右,共20章

*祝看的塔诺西

                                                      

        ⑳(完结)

——————————

(4)

 

虽然他不想抱怨,但是他真的要抱怨——安东尼奥·萨列里握着自己在两个小时前向莫扎特伸出去的右手,挤压按摩。常年练习钢琴的人手劲都如此该死的大吗!?他依旧觉得被握住的指节在隐隐作痛,而上一次有这样的感觉是他和李斯特在庆功宴上握了握手——他克制不住的惨叫被肖邦录下来当做年度公司搞笑视频传到了论坛里,而更可恶的是约瑟夫带着他的女儿在他家看着那段视频笑出了声。

 

“你叫出了女高音。”约瑟夫边笑边说,差点把手里的咖啡泼在女儿的身上——这一行为收获了他怀里特蕾西亚又一个不满的蠕动。“而我发誓….李斯特脸上的表情是真的十分迷惑,我敢赌他把你当做钢琴了。”

 

“别吧。”他往给约瑟夫的汤里大量加糖。“你忘了上次,他把公司里的钢琴弹坏了吗?我真的十分怀疑肖邦是如何和他四肢联弹而保证自己的手指完好无损的。”

 

“也许?总之我们没有见过他俩的公开演出。”

 

过去的事是过去了,可是。他看向录音室里的莫扎特,对方把昂贵的耳麦与话筒当做普通货色处理这事真的不行。当那金发的音乐家在试音时对着话筒模仿出一声驴叫,差点震破他与试音员的耳膜时,他真的想要冲进去按着他的头,向那被吓得瑟瑟发抖的试音员道歉。

 

“还好,萨列里先生。”小职员摸摸自己眼角的泪水。“总比贝多芬先生上次心选来潮想唱死亡金属要好。”

 

心疼了一下对方的遭遇,萨列里建议他们将收录音量再调低20%左右。他们如实照做,而莫扎特活动了一下手指,慢慢的弹奏起来。就是刚刚的那首曲子,萨列里认为改编版本能够更好的反应一个人的实力,尤其是那些装饰音放置的位置、与旋律的节奏变化,虽然莫扎特别捏的坚持那只是自己随意弹奏的。轻快而明亮,那片星空又在他的面前铺开,试音员脸上的表情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当莫扎特演奏完毕时,萨列里身边的人提前向他报喜。

 

“可以,完全没问题!不如说这是最近除德沃夏克先生的《自新世界》以来,第二适合古典复苏主题的音乐了——您真是有选人的眼光,约瑟夫先生一定会很高兴的。”

 

萨列里点点头,对录音师里的莫扎特比出一个“OK”的收拾,对方高兴的左右蹦跳,甚至忘记了在出门前摘掉耳机,被那些线路扯的往后一退,撞到了麦克风,制造了有一阵不忍心听的噪音。

 

“嗯……就是。”刚刚祝福完的人脸上的表情也有几分尴尬,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也许在那之前我们应该向他强调一下仪器的使用方法。”

 

另一边,莫扎特与萨列里离开家后,弗朗茨一人留在萨列里的家中。萨列里热情的给他找了BBC的记录片频道,在电视上来回播放。然而对一个才十一岁的孩子来说,液晶屏幕上的永远不会比真实世界的更加有趣,除非那是真实世界里也没有的(比如DND)于是稍微有些腻了以后,他关了电视,拿起萨列里给他的钥匙——因为他和莫扎特可能忙到很晚,所以留了钥匙和现今给弗朗茨,他要是饿了的话可以下楼买点东西。他打开了房门,迎面同隔壁的邻居撞上:一个是黑卷发戴圆眼睛的微胖小个子,一个是灰发杂乱脖上系红围巾的男人。他们正准备敲门,且手里端着一盘散发糊味的不明漆黑物质。

 

“小孩子?”矮一些的小个子推了推起雾的眼睛,看着弗朗茨疑惑的问。

 

“难道是车尔尼说的,萨列里老师的孩子?”端着不明物质的男子用那张严肃到有些吓人的脸庞看着弗朗茨,自顾自的进到萨列里的家中,把盘子放在餐厅的桌子上。小个子跟在那人的身后进来,和善而腼腆的对弗朗茨笑了笑。“我是弗朗茨·舒伯特,他……”舒伯特看见进厨房拿了把菜刀出来把已经烤糊的食物分尸的前辈,挪了挪身子,不让小孩看到太“血腥暴力”的场景。“他叫路德维希·凡·贝多芬。”

 

“我听说过你们的名字。”让舒伯特有些吃惊的是,弗朗茨竟然认出了他们俩。“我买过你们的传记——舒伯特先生,五重鳟鱼那张的音乐风格真的很棒,为何你转向更加忧郁阴沉的风格了呢?”

 

“嗯……”他思索了一会,不太好意思同面前萨列里的孩子(?)说,是因为自己吃贝多芬做的饭吃多了。“类似于一种,新风格的尝试。”他笑着向孩子解释着,惊讶的得知对方叫“弗朗茨·哈维尔·莫扎特”。那么我们这里现在又多了一个弗朗茨,他笑着说,贝多芬在餐厅叫起来。

 

“小蘑菇。”他说,“过来帮我一下。”

 

“怎么了,贝多芬前辈?”他进到厨房里,惊恐的发现他的贝多芬前辈打算在别人的厨房里做饭——而且还是萨列里的!

 

“额……我觉得也许我们可以等萨列里老师回来,”他不安的看了看手上的怀表,“也许他只是因为公事外出,忘记了今天是聚餐日了。”

 

“聚餐日?”弗朗茨小声的问,舒伯特耐心的为他解释:他的父亲(这个词让小孩的脸红了一下)在担任公司的秘书、面试官,还有其他很多职务的同时,还要负责新人的指导与挖掘,简单来说就是类似于万金油一样的角色,以前古典时期的宫廷乐师长。而他和贝多芬,楼上的李斯特,以及昨天他们见到过的车尔尼,都是萨列里推荐到这里,并且帮忙指导过一段时间。

 

“尤其是我。”舒伯特对弗朗茨说。“当年我还在为大学的学费发愁时,是萨列里老师赞助了我,让我得以完成学业安心毕业——之后我也就来到这里工作了。”

 

“原来如此。”

 

“聚餐日就是,公司里关系不错的同事们会在周末的时候一齐来到萨老师的家里,举办聚餐活动,嗯…..一般都是萨列里老师和罗西尼负责做饭的,今天……”他看着厨房里焦躁的踱来踱去的贝多芬,替其他人默哀了三秒。“总之,如果萨列里老师不赶紧回来的话。”他压低声音,“就要请你去叫楼下的罗西尼上来了。”

 

“罗西尼?”

 

“就住在207……”他看见贝多芬准备翻萨列里的冰箱,心里吊起了一口气。他拍了拍小孩的脊背,对他说。“快!最好立马去。”

 

虽然不明白具体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但看着桌子上那盘吓人的、他就算是和野狗抢食也绝对不会是的东西,弗朗茨莫名心慌,撒开腿跑出萨列里的家,往楼下赶去。“小孩?”中途,一位手上拿着彩纸拉炮的棕金发男子,面容俊朗,柔顺的头发垂在耳畔,看上去竟然比莫扎特还帅一些。小弗朗茨觉得自己的世界观中有某些东西被永远的改变了,那美男子的头后突然伸出一只比着剪刀的手掌,一个面容忧郁的不像会做恶作剧但却是在做恶作剧的人探出头来,疑惑的问前面停住的男子。

 

“怎么了?李斯特?”

 

“我们这里有谁是有孩子的吗?”他将那修长的手指放在下巴上,仔细打量待在楼上的弗朗茨。“没有,巴赫不住在这里。”他身后那人说着,探出头来打量了一下弗朗茨。“难道他是萨列里先生的孩子?车尔尼昨天描述过的蓝眼孩。”

 

“那么你是吗?你是老师的孩子吗?”李斯特柔声细语的问弗朗茨,弗朗茨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肖邦在李斯特的身后高兴的说:“那么我们等会可以在宴会上见到这小家伙了?”

 

“你应该很开心,因为终于有人陪你玩了。”李斯特笑笑,却发现弗朗茨脸上的表情扭曲起来,那是他从未见过的复杂神色。“怎么了?”他问,弗朗茨说了一句对他们而言最为可怕的话。

 

“有个叫贝多芬的人,在厨房里准备做饭。”

 

李斯特手里的彩礼炮差点摔在地上,他拉上肖邦就往楼上跑,脸都黑了。“快!快去找罗西尼!”肖邦脸上的忧郁也消散了,露出他灵魂里除了幽默、快活外惊惧的部分。“该死我们竟然浪费了宝贵的求生时间——!舒伯特!撑住啊!”

 

此人究竟有什么能耐,让所有的大人都如此慌张惊恐。想不到其他好的解决方法,弗朗茨一路跑到207的面前,踮起脚敲了敲门。“来了……”里面的人懒懒散散的回答他,弗朗茨在门外急的直跺脚,里面依旧没有其他动静。他又敲了敲门,“马上……。”

 

可是里面依旧没有动静,弗朗茨正准备撸起袖子破门而入,“孩子,别急,里面那头懒猪恐怕还没起床。”他身后是一个黑发的年轻男人,神情倨傲,手上拿着一根行路杖,看起来不像现代人,反而如同走在二十世纪初的街头绅士。“说吧,你找罗西尼有什么事?”

 

“那个…那个…”弗朗茨搓搓手,组织了一下语言。“贝多芬说他要做饭!”

 

来者即使风度优雅,听到此言也忍不住脸色一变。“那我们得立马想个办法,”他拉了拉头上的帽子。“罗西尼的懒惰同他的才华一样,持之以恒。”行路杖在地上敲了两下,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他走到门口用一种傲慢的懒散腔调开口,连门都不敲。

 

“罗西尼,”他说。“这里是瓦格纳,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两个小时前李斯特派我们来叫你,你没有起,现在萨列里先生做的沙河蛋糕已经吃完了,牛排也快消耗殆尽,你就继续睡吧。”

 

床弦崩裂的声音。弗朗茨被那声巨响吓得往后一跳,脚步声跌跌撞撞的响起在门口,小孩仿佛听见某人撞在门上的声音,忍不住眨了下眼睛。房门打开,果然如瓦格纳说的,来人身材匀称,年纪轻轻却有了一个布丁一样摇摇晃晃的小肚子,脸蛋漂亮,急急忙忙的质问瓦格纳“你说有沙河蛋糕!?你怎么不早点叫我!”。最重要的事,弗朗茨自觉的遮住眼睛。他浑身赤裸,只穿了一条白色的四角内裤。

 

“出来了,果然只能用这种方式叫醒你。”瓦格纳拐杖一伸,卡在房门间,快步上前,卡住他的腰。“别碰,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或——”对方发出一脸串笑声,笑出了泪水,被不比他高多少的瓦格纳扛在了肩上。

 

“那么我们走……”他边让弗朗茨帮忙关一下门。“你别乱动我心脏不好……又或者我放你下来?”

 

“哈哈哈哈哈你要抓我去做什么?!”

 

“贝多芬要做饭,等会你肯定要吃自己看着办。”

 

那张小胖脸上的神情立马变得惊恐不已,叫罗西尼的男人拉了拉自己的四角内裤尖叫着“瓦格纳把你的外套借我!”,披上那件黑色的风衣立马往楼上跑去。瓦格纳看着他消失的方向笑了笑。“问题解决了,”又转向弗朗茨。“那么,你就是那个萨列里的‘孩子’?”

 

“嗯….是……”

 

“如果你在撒谎的话我能够看的出来……不过如果起因太过复杂,那还是不用解释给我听了。”他小声的说了一句。“虽然则世界上没有比女人更复杂的……”

 

“那么?”弗朗茨跟在对方身后,瓦格纳步子迈的很大,他有些吃力。“现在我们回去?”

 

“额……如果你不介意的话。”瓦格纳在三楼的楼梯口站定,“我想,在这里等其他能控制的住厂子的人来会更好。”

 

弗朗茨听着房间里传出混乱的争吵与投掷声,点了点头。

 

 

 

“那么就如此说定了。”萨列里记录着,“每份作品五五分成,包含个人所得税,此外版权税也按照这个比例。”

 

“为何我觉得有些黑心呢?”

 

“其他地方有三七分,个人三。”他拿起草拟的合同,对着灯光看了看,摘下脸上的眼镜。“主要是平台问题,莫扎特。首先你要有一个能出发的起点……不能过于急功近利,虽然你的天赋是无可替代的,但是这家公司现在并不缺少天才。”

 

“好吧,我懂了——本来钱赚够的话还想带你去夏威夷呢——”莫扎特点点头,用黑色的水性笔写下签名,按下手指印。“不过我任然会好奇工作强度。”

 

“如果你真的是现想的那首变奏曲,那么你一个月可以放二十五天假。”萨列里说着,将影印的合同收到包里,另一份锁在公司的保险柜中。“额,好吧,我承认我还是想了有几个小时,重要的是灵感,不是吗?”

 

“那么就是二十天假,”萨列里抬头看了看他。处理完突发的文书工作,罗森博格骂骂咧咧的走了,中途神志迷糊的撞到了门。“他是不是对我有意见?”莫扎特看着那个小个子德国人迷惑的问萨列里,萨列里同情的看了看罗森博格。“不是……有些复杂,但他同时还要给你顶头上司的母亲工作,所以已经差不多一个月没回过家了,听到加班就反射性呕吐。”

 

“哦,那我的工作真是空闲极了。”莫扎特点着头同意,萨列里看了看他,伸手过去小心的握了握。

 

“希望你这么想,因为。”他笑了。“每个月负责收稿与催稿的人是我,莫扎特,你逃不掉了。”

 

在二十四个小时前,对面这人还恨不得我消失,现在估计我逃到挪威对方也会骑着驯鹿车追过来。莫扎特看着萨列里脸上虐待狂般的笑容脊背发凉,想起自己拖了克洛雷多一个月稿的黑历史,内心一阵颤抖——没事的,他安慰自己说。他为了爱而作曲,所以对面既然是赏识自己、自己也喜欢的人,那么大概没有问题……他听着萨列里电话那头传来的惨叫声,安慰自己。

 

大概吧。

 

“那么我们现在回家……对了,今天是星期几来着?”他问,莫扎特乖乖回答周六——在匆匆赶回萨列里家前,莫扎特永远都不会知道为何在听到自己的回答时,对方的脸色会忽地惨白。而当他们看到门口站着的车尔尼、明显已为人父的两位男士,瓦格纳,以及弗朗茨时,小男孩一脸惊恐的跑过来,告诉萨列里他的令居正在他的厨房里变魔术。

 

“变……变魔术?”

 

“总之有些橙红色的东西炸了,然后还有火啊水啊之类的……额,我想。”他小脸惨白。“那大概不是什么好兆头……”

 

他和莫扎特掏出钥匙打开门,同时往里面走去,才进门就想退回去关上。莫扎特看到的是一个只穿内裤的清秀白胖男子和一个头发乱如鸟巢的人在用糟糕的姿势争抢一条鱼,而萨列里看到的则是约瑟夫送给自己的石斑鱼正在被用手糟蹋。

 

“你们现在有十秒钟的时间把鱼放下……”

 

他还没有说完,厨房里突然传出一声巨响。所有人看着贝多芬,贝多芬愣了愣,说。

 

“我刚刚把鸡蛋放进微波炉里热了热。”

 

“是……带壳的吗?”舒伯特小心翼翼的问,贝多芬点了点头。萨列里当场往后一倒,莫扎特接住把他放到沙发上。

 

“贝多芬……”舒伯特和李斯特蹲坐在萨列里的身边,一脸悲切的听他的临终遗言,萨列里开口喃喃自语。

 

“以后要是有谁再放贝多芬进厨房,每个月催稿我第一个催他!”

——————————end

评论(4)
热度(79)

© 谷一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