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一家

键盘长菇期
希望能长出鸡枞菌

【生贺/莫萨/现代AU】ashes to ashes and love to love⑧

*关于为啥莫扎特会带着弗朗茨流浪的前因。

*人设遵从FGO,但是部分章节会含有西史音乐家的内容,如贝舒,李肖等(具体请看tag)还有一些奇异的拉郎.....请注意避雷!

*大致就是突然闯入萨列里中年生活的莫扎特和小弗朗茨,两个大人带一个孩子的故事。

*其实是大家都得到救赎的故事!←yes

*ooc不可避,欢迎捉虫,单章5k+左右,共20章

*祝看的塔诺西

                                                      

        ⑳(完结)


————————————————

(8)

“呜呜呜呜呜….你不要告诉你爸爸……”在说漏嘴后,出乎特蕾西亚意料的,弗朗茨直接哭了起来,刚刚强忍着的坚毅感从他脸上消失不见,只剩下委屈和后悔,“也千万不要告诉萨列里叔叔…呜呜呜呜哇——”

“边哭边说话会被泪水呛到……好好好,我不说,你能不能哭小声点?”来来往往的行人都往他们这边看过来,特蕾西亚莫名觉得自己像是把这个十一岁的男孩说哭了一样,感到羞耻。行吧,被特蕾西亚骂哭的小孩榜又加一人。她想着,翻了个白眼,给他递过手帕让他擦擦脸上的泪水。“这么一看你叫萨列里叔叔的话,大概你也不是他收养的孩子。也就是说安东尼奥现在还是单身一人,莫扎特和他也不是真的情侣。”

弗朗茨看着特蕾西亚松了一口气的表情,不明所以,总之接着哭。

“所以说你别哭了——”女孩伸出手去,帮她身边不成熟的男孩擦掉泪水,揪了揪他的脸蛋,把他的哭声掐熄在喉咙里。“我保证不说出去了——真奇怪,刚刚你摔倒了没有哭,现在却哭了,为什么?”

“因为我答应好叔叔不要说出去的,”他泪眼汪汪的说。“已经坚持了一个月了,没想到一不小心就说漏嘴了。”

“他为什么要让你叫他爸爸?”

“因为……”弗朗茨苦着脸。“一开始……”

其实,当莫扎特还在担任救生员时,是有住处的——他每晚随意的租一小间汽车旅馆,放吉他,放衣服,睡在小小的床上,自由自在,无拘无束,两年下来信用卡里还有些积蓄。可是那晚,他对着萨列里说完“及时行乐”的话之后,一切都改变了。大概莫扎特也没有猜到,自己的生活会被萨尔茨堡的余波所波及,又会过上悲惨的流浪生活。

暑假伊始,弗朗茨从萨尔茨堡出发,被自己的父亲一路到维也纳来。中途,在郊区的一个车站,他被父亲送下了车,让他打电话给莫扎特。他向来是喜欢自己的叔叔,而讨厌自己没见过几面的亲生父亲的。

可他还是没想到会有阴谋——孩子高兴的打电话让自己的叔叔来看他们一眼,没想到莫扎特会被自己的亲生父亲抢去所有财物。他抱着叔叔的裤子不愿放手,莫扎特也和那车上的人努力抢这孩子。感觉再拖下去会发生变故,他的父亲松了手,把身无分文的两人丢在大街上,扬长而去。

弗朗茨越说越难过,越说越激动,哭声愈发大了起来。“你冷静,后面的事我大概猜到了……”小姑娘说。“你们四处流浪的时候,遇到了安东尼奥,然后他收养了你们?”

“嗯……差不多……”

被抛在大街上,而莫扎特的衣兜里只剩下三欧元。弗朗茨瑟瑟发抖的打了个喷嚏,心疼的看着妈妈买给自己的新书包被拖在地上弄脏了,扯出不少线头——他的父亲早就和母亲,也就是莫扎特最大的姐姐离婚了,但却一直阴魂不散的出现在他们的生活里。

今年,他妈妈本来以为他的父亲已经反思过了,看他哭泣着请求着让自己送孩子去维也纳,他在那边有房子、有车,可以负责照顾弗朗茨的日常生活。莫扎特也在那边,实在不放心的话可以让莫扎特过去看看。他确实提供了房契的复印件,看起来也像是改过自新了。结果一到这边就原型毕露,抢了莫扎特的所有积蓄跑路。

“我想妈妈应该已经知道这件事了……”他小声的说着。“我听见叔叔在电话里似乎和她吵了起来,然后她哭了,叔叔生气的把手机摔到地上。”

屏幕上的那道裂纹就是如此来的。随后,莫扎特郑重、又或者是还在气头上,他拉着弗朗茨的肩膀发誓自己会让他在维也纳有地方住,有学上,让那些萨尔茨堡的东西都滚蛋去吧!

“我妈妈大概也想过来,但是工作太忙抽不出身。”弗朗茨说着,面容忧愁。家里还有三个弟弟妹妹,而且都是要上学的年龄,对一个单身母亲来说,日子已经够艰难了,他不想再给家里添麻烦。“她大概每晚都试着给叔叔打电话,”他说,“我用公用电话打给过她一次,她很伤心,问我莫扎特是不是连银行卡也丢了……我不能和他说爸爸抢劫了我们,我们只敢告诉她父亲把我丢下不管逃跑了。”

看着男孩又要哭起来,特蕾西亚立马把手帕递过去堵住了他的眼睛。

“别哭了,要是你哭的太凶,等会我爸爸过来肯定会奇怪的——大男孩为膝盖上的伤哭成这样,真是丢脸。说不定会因此讨厌你的叔叔哦?”

“好的,我不哭!”他用袖子抹抹眼睛。“我答应过叔叔了——他虽然很不靠谱,但却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敬佩的人。”

“他做过些什么呢?”特蕾西亚问。“我听爸爸说他是个音乐奇才。”

“叔叔他在五六岁的时候就被我的外公,也就是他的爸爸带着去欧洲各地巡回演出,参加了唱诗班。简单来说就是少年神才一样的人。”弗朗茨说。“后来他在十八岁的时候就和音乐公司签约出唱片了……”

“那为什么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买断……”弗朗茨苦着脸说。“一些我也不太明白的合同条款,大概就是他十八岁签约的那家音乐公司越来越过分,要求他提供超过预订数量的歌曲——而叔叔本来就是走古典派的,商业市场不大,也没法再回到演奏界里。他忍了很久,但是在我六岁那年,一个叫克洛雷多的人接管了那家公司,然后要把他给炒了——因为他认为古典乐现在没有市场。要想保住工作的话要答应很多过分的条款。”

“我的外公一直相信他终有一天会出人头地,只要学会等待和忍耐……但是!”他愤愤不平的锤了锤椅子,震到了伤口,一阵疼痛令他龇牙咧嘴。“他们真的太过分了!而我叔叔的前一个老板……也就是下台的那些人甚至还制造谣言说他不是神童,他早年间的作品都是抄袭的……愤怒的叔叔拖了一个月稿后骑着摩托车到了公司的门口。”说到这,弗朗茨的神情激动起来。

“他……他把一直以来写过的那些乐谱砸到了他老板的脸上!还往他的胸口上揍了一拳!和保安打了一架!”

莫名的,特蕾西亚想到了自己的父亲——她突然希望他是一位足够好的领导,因为他的那些音乐家们看起来都不是正常人。她担心约瑟夫打不过他们。

“当然,后面叔叔被带到公安局里去了……不过也算辞职了。”弗朗茨的脸色又黯淡下来。“后来,我爸爸来纠缠我妈妈,然后叔叔被外公关在家里,强迫他去给克洛雷多道歉,回到原来的工作职位上——他当然是不干,在一个暴风雨的夜晚里打破了家里的窗户逃跑了……后来我们才知道他一路打工一路游历欧洲,重走当年他去过的那些地方,在巴黎待了一阵后重新回到了维也纳。”

“确实是了不得的故事。”特蕾西亚撑起脸颊说。“我想他大概是个自尊心很强的人……所以你还没有告诉我你们怎么遇到安东尼奥的?”

“这个……”弗朗茨的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就在叔叔发誓要养我上学的那晚上他去洗衣房里面翻别人衣服口袋里面的硬币和纸笔凑出了住一晚上旅馆的费用,后来几天都把我送到图书馆去,想办法打工挣钱。结果在第四天的时候他得罪了酒吧的客人,被追打了一顿,在东区暂时找不到工作,兜里的钱也都用完了。我们饿了一天一夜,在公园的长椅上渡过。第二天的时候他打了零工,但还是凑不到住一晚的钱,我们就先随便买了些东西吃。遇到萨列里叔叔的那天我们已经连续四天没有找到住的地方——于是莫扎特叔叔想了个馊主意。去他以前打工的游泳池附近,那里有一架居民区的大超市,里面有能寄住小孩的地方。”

“然后?”

“然后我们拿了一大堆东西,结账的时候说忘带钱了,说是等会会来人付款。于是他们就让我进了休息室里,然后叔叔在收银台结账打工……不过这只是一种方案,他和我说他那边朋友不少,应该能够坑到几个——说等会如果有女的进来就让我冲上去喊妈妈,是男的就冲上去喊爸爸……他越说越激动,还和我约好了如果这样的事真的发生了,到时候我们在哪里碰头……”

“于是意思就是……”特蕾西亚捂住了脸。“当时安东尼奥被骗了进去,而你冲上去抱着他的腿大喊爸爸……”

“是的,就是这样……”弗朗茨忐忑不安。“然而那个人似乎和叔叔不是很熟的样子,我就被吓哭了……后面确实又撒了不少谎,然后叔叔被他给揍了,流鼻血了……我又怕又冷,还好叔叔不知道对他说了什么话后,萨列里叔叔就带我去他家里面暂住了……”

“我……”特蕾西亚说不出话,半晌,终于开口,“爸爸老说安东尼奥容易被骗是什么意思,我算是明白了——也就是说!”她转过去开始扭弗朗茨的脸颊。“欺骗了我亲爱的安东尼奥的人里也有你一个!”

“好疼!好疼!”他拉住小女孩的手,看她嘟起苹果般的脸颊,“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但是我又不能让警察把他送到公安局里……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确实诱拐了我,如果被我的父亲知道了请求罚款和判刑那就糟糕了!”

“那你们为什么不报警?”

“我爸爸是因为……”他的面色难堪。“赌博和吸毒,总之劣迹斑斑……而我的妈妈因为太过忙碌也有失职的地方,如果公开出来我们的日子就更难过了,我的弟弟妹妹说不定会被送进福利院里……我以后就见不到他们了。我觉得大人们是这样想的......况且他已经算是半个逃犯了......”

“不过不用担心!”弗朗茨伸出手来握住特蕾西亚发育中微胖的小手。“他惹了很多不得了的人,也跑不远……在另一种意义上来说。我相信会恶有恶报的。”

“那样便好。”小女孩又跳上长椅坐在他的身侧。“我不会对爸爸说这些的……毕竟安东尼奥确实还没有和莫扎特交往嘛。”

“你喜欢萨列里叔叔?”

“当然!”小女孩拍拍胸膛。“他是那么好的人,好的只有我父亲才能配的上……嗯……莫扎特勉强可以吧。而我一定会比我爸爸还好,所以以后他应该和我在一起。”

“真的吗?”

“真的….!”特蕾西亚争辩着,掰着手指数起萨列里的优点。“而且他唱歌好听、给我讲故事也讲的很好、知道很多很厉害、眼睛…….眼睛非常好看还长得帅!”

“你爸爸知道这些吗?”

“嘘——!别告诉他!”她急忙上前按住弗朗茨的嘴,左手刚好按在有伤口的膝盖上,疼的男孩又是一声鸭子般的惨叫。让人痛苦的甜蜜。弗朗茨在被疼到意识模糊时想,原来特蕾西亚这样的小大人牙还是会有像孩子的一面,像他暗恋动画角色的小妹妹一样。“不说不说……看!他们来了。”

莫扎特与约瑟夫一路沉默无言,相互担忧又彼此试探的来到了公园门口,殊不知自家孩子已经互相把对方的底裤都漏干净了——这是真的,在被自行车撞翻前,特蕾西亚和弗朗茨曾为了自己家长穿什么颜色的底裤看起来会像超人这样的问题争论过,楼下的罗西尼还不幸躺了枪。

“弗朗茨!”推开车门,莫扎特一路跑跳过去,发现弗朗茨腿上已经被特蕾西亚消毒过,还用绷带绑了个漂亮的蝴蝶结。小女孩骄傲的抱着临时急救箱让父亲亲自己的脸颊,高兴的说着自己自学的急救知识派上用场了。

“弗朗茨,你看看人家!”莫扎特不无羡慕的看着那个成熟的女孩,开始数落起弗朗茨应该更小心一些,并打算给他也配一个急救包。被自己的叔叔这么一说,他心情又低落了下去,并且开始讨厌特蕾西亚了——这种讨厌持续到女孩拉着他的手帮他上车,随后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们驱车赶往儿童医院,约瑟夫帮弗朗茨挂了个急诊,莫扎特配着他一起进去缝针,特蕾西亚和她的爸爸在外面等着,小女孩喝着果汁,听着里面的惨叫声当配乐。

“你觉得弗朗茨怎么样?”约瑟夫问,特蕾西亚抬起头来看了看她心事重重的父亲,小声的说。

“他是个好孩子……就我感觉,那个叫莫扎特的叔叔应该不是坏人,”她停顿了一下,接着说。“不过爸爸你看上去还是十分忧虑,是在担心安东尼奥吗?”

“是的,特蕾西亚,你不愧是我的女儿。”他摸摸小姑娘的头,叹了口气。“莫扎特给我的感觉确实是如阳光一般,就和你昨晚分析的一样……只是,我担心萨列里反而会被这阳光晒伤。”

“是的,爸爸。”她把盒底的果汁喝完。“其他人都认为安东尼奥是个很坚强的人。”

“你呢?”

“他是一件布满裂纹的艺术品,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碎了。我明白你担心的。”

“你聪慧的让我害怕,真的与你母亲一样。”

“如果老爹你不乱放自己的日记本,我大概不会那么聪明。”小姑娘嫌弃的缩了缩脑袋。“还有,索多玛这种书我也觉得不能随便塞进旧书架了事。”

“忘掉那些事……”约瑟夫有些羞愧的命令着,小女孩点点头。里面的惨叫声渐渐衰弱了下去,看来针快要缝好了。“对了,安东尼奥的那些药瓶还在乱放吗?”特蕾西亚问,约瑟夫摇摇头。“他收起来了……然而不知道这是好的朕兆还是坏的——”

“我猜,莫扎特应该没有发现他脖子上和手腕上的伤痕。”约瑟夫说。“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自然而然遮住脖子与手腕的功力越来越强了,今天不仔细看,我甚至没察觉那件衬衫的领子扣起来了。”

“为什么他要藏起来呢?我不明白。”小女孩歪了歪脑袋。“那并不是他软弱的象征,不是耻辱的伤口啊。”

“但是其他人也许会如此认为。”他摸了摸女儿的头。“人类还是很复杂的,而你还年轻。再过几年,你会渐渐明白的。”

————————————end

评论
热度(52)

© 谷一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