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一家

键盘长菇期
希望能长出鸡枞菌

【生贺/莫萨/现代AU】ashes to ashes and love to love⑭

*维也纳的杜莎夫人蜡像馆是真有小蘑菇和其他音乐家(惊到)

*人设遵从FGO,但是部分章节会含有西史音乐家的内容,如贝舒,李肖等(具体请看tag)还有一些奇异的拉郎.....请注意避雷!

*大致就是突然闯入萨列里中年生活的莫扎特和小弗朗茨,两个大人带一个孩子的故事。

*其实是大家都得到救赎的故事!←yes

*ooc不可避,欢迎捉虫,单章5k+左右,共20章

*祝看的塔诺西

                                                      

        ⑳(完结)


(14)

木制的摩天轮位于游园地的中心,建于1897年,至今已有一百一十一年的历史。坐在高65米的摩天轮上,游客可以向下俯瞰整个维也纳的美景,尤其是从游乐园旁穿行而过的多瑙河与远处的电视塔。此处亦是电影《爱在黎明破晓前》的取景地,杰西与赛琳娜就是在这架摩天轮上接吻,并迎来了日出。在几年前,单独的摩天轮包厢是半开放的,近几年才为了安全考虑,加上了玻璃窗……

莫扎特读着摩天轮下的宣传语,看着面前有些简陋的摩天轮,觉得这些话与自己的想象相去甚远——单个的摩天轮包厢看上去更像是旧式木制火车的一节车厢,里面放了一把长椅,许许多多的人或站或坐在里面,等它转弯十分钟的一圈——这更像是个候车室,而不是谈情说爱的地方。

“额,弗朗茨,你确定你想要坐这个吗?”萨列里看着一间厢房内哄哭闹婴儿睡觉的母亲,问身边的弗朗茨。不确定,不如说这个摩天轮与想象之中差距过大。他牵着萨列里的手,觉得自己受到了十分严重的欺骗——一个小时前,当他与特蕾西亚兴致勃勃的探讨萨列里爸爸与莫扎特叔叔的恋爱时,对于“他们还是没有接吻”这件事,约瑟夫表示了十二分的惊讶。

“这不可能,弗朗茨,”他摸着下巴上的胡茬说,“莫扎特一看就是十分热情的类型,而萨列里应该不会拒绝他太过强烈的好意。况且他们天天同床共枕,如果说发生了其他事我也都会相信……”

“这是真的!”他用耶稣发誓,“他们确实没有亲亲——我是说,没有嘴对嘴的那种大人亲亲!”

“你还是个孩子,不该讨论大人的话题,”特蕾西亚在他的旁边拉了拉他的袖子,弗朗茨有些委屈的看着她。这明明是她先提的话题!约瑟夫忍俊不禁,“好吧,理论上是不行,但是今天因为是出来玩所以话题开放,”他拉起女儿和弗朗茨的手,“所以,你确定他们没有吗?”

“我肯定!至少我没看到。”

“哦,那么我们得想办法推他们一把,”约瑟夫看着弗朗茨兴奋的抬起手,“不,不是物理上的推,只是个比喻……我想想,我当年和特蕾西亚的母亲第一次接吻是个意外,但第二次就是在摩天轮上。”那双宝蓝色的眼睛中流动着回忆,“那天因为下雨,所以游乐园的人很少,我们想找个地方避雨,最终决定去坐摩天轮——雨滴落在玻璃上打出了漂亮的水花,远处霓虹灯的光模糊成交叠在一起的一片,美丽异常。我拉起她耳边淋湿的亚麻色碎发,摸了摸她冻红的耳朵,然后吻了她——”

“那么她是什么反应?”弗朗茨追问,约瑟夫笑了笑,“我第一次见到她羞到脸红,她……你可以想象一下特蕾西亚长大的样子,她很像她的母亲。”

“我可不会因为接吻就脸红!”特蕾西亚拉着约瑟夫的手,像是逞强一样的看着弗朗茨说,“那是因为你还没有尝过爱情的滋味,我的女儿。”想起她的母亲,看着自己的女儿,他眼中的温柔都要溢出去了。“也许总有一天你会懂的,能让一个人彻底改变的爱情又多么美好。”

“哦,那到时候再说吧!”她躲到父亲的身后,将注意力放在头顶的栗子树上——夏末,栗子已经成熟了,变成一个又一个青色的小刺球。父亲看着自己的女儿和其他家的孩子坐着碰碰车撞来撞去,喝着买来的冷意,戴上一副遮阳的墨镜。不知道现在莫扎特与萨列里在做什么?他想,和去海盗船区的两人擦身而过。

当孩子们闹完疯玩吃完手里的棉花糖和冰淇淋,约瑟夫也在ins上更新完动态后,他们又叽叽喳喳的讨论起了关于亲亲的问题——“如果说亲亲是代表在恋爱的话,”弗朗茨苦着脸说,“我真希望他们每天亲亲。因为叔叔有时候会跑来找我抱怨说萨列里不爱他,打扰我看书——可实际上萨列里爸爸很爱他,爱到他写完乱扔的曲谱都会帮他收好珍藏起来。”

“那就让他们亲吧。”特蕾西亚说着,拿着自己父亲的手机给自己的账号点赞,“实在不行就按着他们的脑袋——”

“但是那样我肯定会被萨列里爸爸讨厌的!”弗朗茨哭丧着脸,“而且他说莫扎特要是敢乱来就咬他。”

“那么看来是羞耻心的问题,”约瑟夫想了想,如此解释着,“你的萨列里爸爸性格敏感,可能是对太多的好意一时没法接受。虽说还是自然而然更好,不过你要是想……”他看了看远处的摩天轮,“你可以让他们去坐摩天轮——说不定他们会相信那个在顶端接吻的幸福传说呢?”

“我不觉得他们像是那样的人,”他揉着自己的脸,“不过,好吧,我去试试!”

就在这时,莫扎特和萨列里来到了附近。弗朗茨边和约瑟夫他们道别,兴奋不已的想要实践这个大人给自己的建议。“我不觉得那是个好主意……”特蕾西亚坚持着自己的看法,“那个摩天轮里面人很多,安东尼奥和莫扎特待在一起估计都不敢乱动,更别说接吻了!”

“但我想,安东尼奥应该能够理解弗朗茨的用心。”

而另一边,当弗朗茨坚定、决绝,可能….也不是那么确定?总之在他表明了自己的心意和想法后,萨列里带着他去坐摩天轮了,而莫扎特表示自己看到那么多人的车厢头晕,选择在下面戴着墨镜吃着棉花糖等他们。两位主角中的一位突然跑路,留下小导演不知所措。当摩天轮缓缓上升,他坐在长椅上靠在萨列里的身边时,弗朗茨真想从这里跳下去敲一敲自己叔叔的脑袋——你的侄子在尽心尽力的帮你,你却在这吃棉花糖?!

“弗朗茨,你看,”萨列里拉着身旁小孩的手指给他看,“从这里可以看见远处的电视塔……那边我记得有一个旋转餐厅。”他问弗朗茨等会想去那边看看吗?他们顺便可以去杜莎夫人蜡像馆逛一逛。弗朗茨点着脑袋,看着周围站起来挡住风景的大人,有些郁闷。他们坐了一圈,在下来的时候莫扎特已经快把手里的一桶棉花糖吃完了,抱怨他们好慢。

“不过,你怎么会突然想乘摩天轮啊,”莫扎特拿着空桶,嘴角留着粉红糖粉问弗朗茨,“难道说你想从高处看看维也纳?那样的话看bbc纪录片不就行了吗?”

假装不小心、他狠狠的踩了一下莫扎特的脚,边说着对不起边拉着萨列里的手往蜡像馆的方向走去。莫扎特一瘸一拐的追上来,抱怨弗朗茨最近对自己都没有以前那么亲密了。“蜡像馆,里面会有茜茜公主吗?”他问,萨列里看着手上的宣传单,回答“有”。

“他们看上去真的很像活人,”弗朗茨与皇后乐队的主唱合照,萨列里则让莫扎特不要去碰吐出舌头的俏皮“爱因斯坦”。“但是我不明白,”莫扎特一脸扫兴的走回正道,“蜡像做出来有什么意义?”

“他们说这是立体照片,能够更好的还原那些值得纪念者生前的模样——当然,在有些地方也记录他们死前的模样。”萨列里想了想,说,“我没有记错的话,杜莎夫人的第一座蜡像馆中就收藏了不少当时法国大革命里革命党人与王公贵族的头颅,刽子手桑松,将它们捐献给了那位女士,然后她又仿照着他们的样貌制作出了头颅的蜡像。”

“听上去真是令人恐惧……”莫扎特说着,盯着戴粉色围巾的约翰尼·德普看“他们确定不会吓到小孩子吗?”

“如果说这是为了学术意义的可能会好一些,比如那个年代人们的服饰打扮与穿着,”萨列里继续解释,“蜡像能还原本人,也可以还原那个时代……”

“我可不会穿橘红色的赛车服……啊,那个人看起来好像海顿,那个看起来像是舒伯特——他们为什么要给蘑菇做蜡像?”

“这我怎么知道。”萨列里看到那个奇怪的蜡像也忍不住笑起来。“不过比起实用,蜡像果然还是有趣的成分更多。”

“纪念品吗?”莫扎特打量了一下萨列里,盯得他有些发毛。“如果可以的话,想给萨列里做一个蜡像,不过估计很快就会化了吧——”

“为……为什么?”他问,想象了一下,觉得有另一个相似却不会动的自己站在面前似乎太过恐怖了。“因为那样我就可以抱着他随意的亲,还不会被嫌弃了啊——”莫扎特理所当然的回答,“然后就会因为我炙热的体温而融化……”

“弗朗茨,”萨列里拉过小孩的手,“走,我们去看奥黛丽·赫本的蜡像……回去后你帮我看看你叔叔有没有在亚马逊上买奇怪的东西。”

“好的,您放心,我不会让他买那些奇怪的东西的。”

萨列里与弗朗茨继续往前去,莫扎特在后面向萨列里求讨着不要把他的玩笑话当真,换来对方难以言述的表情。当他们结束这趟充满蜡味的参观后,时间已经来到了下午两点。他们去到那家餐厅,发现瓦格纳已经离去,而罗西尼还坐在之前的座位上,用勺子挖冰淇淋奶昔吃。“这里的栗子快要成熟了,等会你们走在路上小心一点。”他提醒着萨列里,告诉他刚刚瓦格纳在栗子树下逗弄一条小狗,被那急躁的贵宾犬咬伤了脚踝,去医院打狂犬疫苗了。

“他不应该太过喜欢狗的。”猫派的车尔尼也来到餐厅,裤腿上黏着虎斑色的猫毛。“猫咪多可爱……我希望他也能理解——刚刚路过喷泉的时候,我看到有个猫咪集会。我一走过去他们就黏上来,向我撒娇打滚。”他满脸陶醉,近乎炫耀似的将起今天的经历。“那我们等会应该过去看看,”萨列里闻到车尔尼身上一股猫罐头的味道,毫不奇怪,“不过现在我们得先让弗朗茨填饱肚子。”

那当然。于是来到这家餐厅的人都开始点餐——包括罗西尼,他说他想尝尝这里的薯条。“那我要一份儿童套餐,一份茄汁意大利面,还有……”“炸猪排配浓汤。”莫扎特说完,看向窗外。也许是因为孩子们都要准备回去上学了,所以今天来的人格外的多。他们来到餐厅的时候已经有许多人结束用餐了,可空着的座位还是不多。“今天玩得开心吗?”萨列里问弗朗茨,弗朗茨吸着可乐点点头,“虽然还有个遗憾……”

“是什么是什么?”莫扎特凑过来听侄子的八卦,小孩闭上嘴,萨列里稍微推开莫扎特的脑袋,问弗朗茨,“是和特蕾西亚有关的事吗?”

“不是……保密!”他看着面前的两人——无限接近,但就像是现在中间隔了个他一样,他们间也有些他看不见的东西。中途,萨列里去卫生间洗被溅出来的番茄肉酱弄脏的双手,弗朗茨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凑到莫扎特身边,轻声问他:

“叔叔……你有没有把我们的事告诉他……就是家里面有关的?”

“额……”莫扎特仔细回想了一下。“我告诉过他,我是你叔叔,不是爸爸……”

“然后呢?”

“也说过我们是被你的爸爸抢劫了……好像就没有其他的了。”

小孩的脑袋埋在桌布间,恍然大悟似的深吸一口气——“怪不得他一开始会拒绝你的表白!而且到现在还拒绝你的亲吻——你竟然没有把全部事情向他解释清楚!”弗朗茨懊恼的锤着桌布,他早该想到的。“快去!等会你快去和他说!”

“不是……弗朗茨,你怎么会对我们之间的事那么关心?”有些尴尬的捂住侄子的嘴,莫扎特让他在公共场合声音小一些,扭头看了看附近萨列里的同事,确保他们没有听到弗朗茨尴尬说了些什么。“因为叔叔你真的很爱他,萨列里爸爸也很爱你,所以我希望你们在一起能很快乐。”他搅着盘子里的儿童意大利面说,“但是你真是急死我啦!……刚刚摩天轮就是一个暗示,但是你竟然在下面自顾自的吃棉花糖。”

“这个……”他不知道该如何向自己的侄子解释做事不能太心急的道理,“你看,所有恋爱都是有个过程的……我现在还在慢慢摸索……”

“但是你当初在巴黎和阿洛伊西亚就不是这个样子!”弗朗茨抗议着,“我听说过那件事——你直接闯到了她家,带着她骑着摩托车连夜去了塞纳河畔那边,而你们互相认识甚至没有超过三天——”

“你看,那是我年轻的时候,”莫扎特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冲淡最终炸猪扒的芥末酱味,“现在我应该要比那个时候成熟、慎重……萨列里和韦伯姐妹她们不一样,我害怕吓跑他,实际上七月结束的那段时间我就觉得他被我吓到了……毕竟我们没有一个帅气的开端,他遇到的是我俩最凄惨的时候。”

他的叔叔变得那么慎重……如果忽略那些张口就来的荤话的话。可弗朗茨反而更加希望莫扎特如从前那般无畏任何事物,依旧是过去那个让他崇拜的莫扎特。“好吧,但是……”犹豫了一下,弗朗茨说,“你要知道妈妈已经给你打了很多个电话了,南内儿姑姑劝不住她,她甚至想要放弃工作来这边见见我——要不就是小姨代劳,萨列里爸爸总是会见到我们家里的人的,到时候……”他脸上又明显的担忧之色。

“南内儿姐姐准备到维也纳来吗?”听到这个消息,他拿着咖啡杯的手微微颤抖,“希望…他在你开学之后才来……我可不擅长对付姐姐,要是她找我算以前的账怎么办……”

“所以我觉得,你把事情都和萨列里爸爸说清楚吧——他会谅解我们。”他趴在桌子上,看着小叔碧绿色的眼睛。“这样我也就可以安心的去考试了。”

莫扎特沉思着,不敢贸然接受弗朗茨的建议,萨列里正好洗完了手,从卫生间回来。他拿着手机,似乎在查找什么资料。

“摩天轮似乎在晚上的时间段里,人是最少的。”坐下后,他对莫扎特说,目光游移地建议着,“也许那时我们可以让约瑟夫帮忙把弗朗茨送回家,然后我们俩在上面单独聊聊?”

“……诶?”

莫扎特把咖啡喝到了自己胸口的衣服上。

————————tbc

评论(4)
热度(36)

© 谷一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