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一家

键盘长菇期
希望能长出鸡枞菌

【FGO/现代AU/约萨/生贺】狐狸蛋糕店⑥

*类似妖精一样的小狐狸萨列里与步入中年不久的蛋糕店店主约瑟夫之间的故事。

*感觉变成了纯粹的爸爸带孩子的半童话小故事。

*“小狐狸”的来源是萨老师唯一一部德语歌剧里面的主角:会说蹩脚德语的意大利烟囱工“小狐狸”。(这个指代太明显了!)

*ooc不可避,欢迎捉虫,祝大家看的塔诺西!

                    

——————————————

(6)

“首先,我必须要申明一件事。”

沃尔夫冈坐在约瑟夫的沙发上,而在刚才,萨列里见证了他是如何漂浮在空中,像幽灵一样穿透他家阳台的玻璃门,进到客厅内的。这个青年穿着有破洞的牛仔裤,白体恤上披着一件遮阳防晒衣,无论怎么看都是普通人的模样。他坐在那,表情既不严肃也不认真。

“我可不是犀牛,而是独角兽。”

看到约瑟夫想要拿出手机打电话报警,莫扎特阻止了他。“不然就和安东尼奥一样,等警察到来的时候我早就溜了。”他这么说着,靠在约瑟夫的沙发靠垫上,称赞了一下他挑选家具的品味不错。

“我猜你应该是为了萨列里的事而来,”约瑟夫坐在他的对面,看着对方的眼睛。“我很好奇——既然你知道萨列里在我店里消失的事,又为什么迟迟不来找他?”

“我想看看你会怎么做。”莫扎特真诚的说,“我能隐约感觉到你和一般的人类不同……而且那时他匆匆的跑去水族馆了,他的速度我可追不上。如你所见,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有一些超越人类的部分——在他到你的店铺门前,这孩子可能不知道自己其实已经把欧洲跑了个遍——南到地中海,北到丹麦……还好他记得是在中间的位置,才没有彻底走丢。”

约瑟夫想起那天萨列里去水族馆还鱼的速度,点了点头。五分钟内就是几十公里的距离,那么一晚上同时抵达这两个地方对萨列里来说并不是难事。“也是巧合,他停在你的店铺门口被蛋糕吸引了注意——那时我还在很远的地方,虽然知道他在哪里,但是无法赶过来。”莫扎特脸上一副心有余悸的表情。“如果警察真的把他带走了,又或者你发现了他的真实后大为惊诧,将之公诸于世,那事情就真的糟糕了——还好你没有。”

“那么,后来?”

“后来……实话是我看你带他带的也很熟练,”莫扎特笑着用手指卷起一缕头上的碎发,约瑟夫才注意到他的耳边有两个羊角一样的发卷,“我也就乐得轻松——我和他的哥哥说好了会认真照顾他,结果才下火车就出事……实话是这么一折腾,感觉老了十岁。”

他摊摊手,约瑟夫好气起来。

“你今年几岁?”

“独角兽的神话从何时开始流传,我就存在了多久。”莫扎特笑笑,“不过约定送他回去的时刻快到了——好了,你能把安东尼奥还给我吗?我要带他回家。”

“可是……”约瑟夫难得的开始犹豫——一方面,他明白自己所做的一切除了帮对方回家外,确实有自己的私心:那是多么可爱的一个孩子,一开始只是想要帮助,到后来就会变成希望他能一直陪伴在自己身边;一方面,约瑟夫的理性告诉他自己并不能不愿面对离别,因为这肯定会到来,只是时机早晚的问题。他仔细想了想,莫扎特这两周作为一个监护人来说并不靠谱,而他们的计划才刚刚起步。

于是他点点头,说:“好的,你可以带他回家。”

“那么这样就结束了,我现在去叫他起床——”莫扎特从沙发上起身,还没来得及走出第二步,就被约瑟夫拉住领子。

“但是……”

“什么但是?”莫扎特差点摔倒,扭过头去有些生气的瞪视着约瑟夫——他的右眼化为妖异的紫色,而头上生出了一只尖利的独角。约瑟夫心里一惊,却没有放手。“你想要等到明早再说?还是说你反悔了?”嘴角带着一丝嘲笑的弧度,莫扎特看着约瑟夫。“人类总是这样,贪婪的想要得到更多——这样,要不要现在让我带走萨列里,我就实现你一个愿望?”

“不是,”他有些冷漠的拒绝了对方的提议。“但是你必须先把他的哥哥带来。”

“欸?”莫扎特有些迷茫。“等等为什么!?这是什么人类最新的套路吗?”

“是这样的,”约瑟夫向他细细的解释,“你做为一个临时监护人是完全失职的对吧?”

“你想和我谈道德?”莫扎特有一种强烈的不详预感。

“不,”约瑟夫笑了笑,“我们谈法律。”

他从17年新修订的意大利儿童保护法说起,细细的数落起莫扎特作为临时监护人的失职之处,以及如果这些罪证被告上法庭,他可能就不只是要虚度十年的光阴,而是三十六年。“比如喝酒,”萨列里想起刚刚舔了他一口酒的萨列里。“在意大利,未满十六岁不得饮酒,而在你看管他的期间这种情况已经出现了,那么就是你看管不利。”因为特蕾西亚的缘故,约瑟夫把今年欧洲乃至世界各地的儿童保护法与监护人职责倒背如流,最后得出一个结论——莫扎特无论从哪方面看都不是一个可信赖的、值得托付的人。

“因此我要求你直接把孩子的第二监护人带来,这是很合理的要求,”约瑟夫说,“你同时知道两边的位置,并且有另一人的联系方式,那么这对你来说并不难做到。”

“可是……”莫扎特犹豫了一下,干脆破罐子破摔——他没想到面前的人类真的没想象中好惹,一不留神就碰到了个硬钉子。“你觉得我和他哥哥像是那种身上会有余钱再坐一次火车的人吗?真的带他过来可能需要花上几个星期……”

“如果是钱的问题的话,”约瑟夫第二次笑了,莫扎特只觉得后背发凉,“那么就很好解决了。”他起身打开随身携带的提包,从钱包掏出一张维萨无限卡,把它递给坐在沙发上的莫扎特。

“拿去用吧,”他说,“记得用完了还给我就行,我记得好像买飞机票还有优惠。”

“你……”莫扎特看着手里那张捏起来轻飘飘其实非常沉重的黑色卡面,又抬头看了看这个蛋糕店的店主,“你到底是什么人?”

“一个见不到自己孩子的父亲,”约瑟夫苦笑了一下,“仅此而已。”

而莫扎特拿着那张黑色的卡,有些神情恍惚,不知为何,他突然开始嫉妒现在躺在床上睡的十分香甜的萨列里,非常、极其、异常的嫉妒!

第二天早上,萨列里揉着眼睛迷迷糊糊的醒来,出了房间对萨列里说早安。萨列里问他昨晚睡的好不好,告诉他在他睡下后莫扎特来了。“沃菲哥哥?”他竖起耳朵,扭头看来看去,却没有发现那个人的身影,似乎有些失落。约瑟夫不好意思把昨晚的事完整复述给孩子听,尤其是在拿到卡后对方灰溜溜的飘走了那一段。奇怪……那个叫莫扎特的好像说过实现愿望,是实现愿望什么的吧?不管了。约瑟夫整理了一边删减般的故事,告诉萨列里:莫扎特觉得这里不错,所以打算直接带着你的哥哥来维也纳,可能要几天,又有可能需要一周。

“哥哥也要出来吗?!”小孩的眼睛闪闪发亮,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如果他的哥哥也来的话,约瑟夫想,那么根据消费记录和时间间隔,他就能弄明白萨列里他们到底是住在哪里,路上需要耗费多少时间了——当然,如果莫扎特拿去干了其他事,他也自然能够知道。

“是的,你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约瑟夫微笑着把烤好的面包片递给他,萨列里说着“谢谢”接过,啊呜一口咬在涂好的黄油上,满脸都是幸福的表情。“那么今天下午还有采访,所以我调整了一下去蛋糕店的时间,”他看了看手腕上的表,说:“我们可以下午再过去,不用着急,慢慢吃。”

上午放纵的结果就是安东尼奥又吃掉了一个蛋糕,狐狸形态被约瑟夫抱着,感觉沉了一截。“我想你应该稍微控制饮食….”他看了看感觉上胖了一圈的小狐狸,捏了捏萨列里的脸颊。“过度肥胖对身体的伤害很大——虽说你以前很瘦。”

“但是我胖了,不是约瑟夫先生喂得吗?”他有些委屈,随后被对方戳了戳脑门,让他保持安静。约瑟夫打开了蛋糕店的门,而在他的身后,电视台的演播车也刚好驶来,准备摆下器材进行采访拍摄。

“那么,准备好了吗?”

————————tbc

评论
热度(31)

© 谷一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