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一家

键盘长菇期
希望能长出鸡枞菌

【FGO/现代AU/约萨/生贺】狐狸蛋糕店④

*类似妖精一样的小狐狸萨列里与步入中年不久的蛋糕店店主约瑟夫之间的故事。

*感觉变成了纯粹的爸爸带孩子的半童话小故事。

*“小狐狸”的来源是萨老师唯一一部德语歌剧里面的主角:会说蹩脚德语的意大利烟囱工“小狐狸”。(这个指代太明显了!)

*ooc不可避,欢迎捉虫,祝大家看的塔诺西!

                    

——————————————

(4)

说是要带小狐狸去店里,但实际上约瑟夫也没有想好要怎么带——似乎领着孩子进去,抱着一只狐狸出来有些太奇怪了,而五点钟的时候萨列里还迷迷糊糊的在揉眼睛——他昨晚睡的十分香甜,看来连日的奔波操劳是真的累坏了他。

“我们还要坐那个很可怕的东西吗?”他抓着约瑟夫的袖子扎着水汪汪的红眼睛,“就没有其他选择了吗?”

“你可以在车上再睡一会,”他安慰对方,不管恐惧的竖起耳朵的萨列里,问他早餐想要吃什么。“以前就是吃树果,或者烧熟的肉。”对方的回答十分有野性,而约瑟夫无法想象那只洁白的小狐狸凶狠捕猎野兔的场面。他从冰箱里拿出前天冻上的西红柿,又取出黄油和鸡胸肉。他简单的做了番茄黄油鸡肉三明治,教萨列里如何用刀叉吃,自己则胡乱塞了个小圆面包。翻看着手机上的到货时间,他明白自己要加快步伐了。萨列里有些艰难的用这些工具吃完了早餐,约瑟夫帮他擦擦嘴,就带着他直奔蛋糕店。

清晨的维也纳雾蒙蒙的,萨列里不吸取教训,依旧趴在车窗上,用那双红色的眼睛向外张望,高兴的唱起歌来。“你变成狐狸的时候会唱歌吗?”约瑟夫问,“用狐狸的嗓子。”他很好奇狐狸回如何嚎叫,萨列里点点头,用尽全力在车里嚎了一声奶声奶气的狐狸叫。约瑟夫笑到手软,决定等会还是让他乖乖的坐在坐垫上就可以了。

他么来到蛋糕店,约瑟夫打开店门,而进货的车辆在蛋糕店的后面把新鲜的货物运送进去,帮约瑟夫搬运面粉,并把它们倾倒到搅拌机内。“再过一段时间,可能客人就来了。”他看看表,现在是六点四十,“你可以在店里到处逛逛,只是不要乱碰……对了,”他突然想起来,“那只金枪鱼还在吗?”

萨列里点点头,出去一看,马上跑回来。“还在,不过快死了。”

可怜的金枪鱼。他给了萨列里一个水箱,让他赶快把鱼还回去。孩子说着不需要,变成狐狸,用快的约瑟夫几乎看不清的速度飞驰出去,嘴上叼着金枪鱼。过了大约五钟,他就回来了,站在门口用爪子敲敲门,身后的尾巴一摇一摇的,身上的毛跑的有些乱。最近的水族馆离这都有十几公里,约瑟夫无法想象他在用怎样的速度奔跑。

“我还回去了!”他高兴的宣布着,似乎想要约瑟夫夸夸他。他摸了摸狐狸的耳朵,宝蓝色的眼睛里是它的倒影。“接下来应该会陆续的有客人来了,”他说,在店铺空闲的地方给他放了块坐垫,思索着需不需要加些新的花样。

狐狸点点头,坐在垫子上,打了个哈欠,趴着睡着了。帮萨列里把人形时的衣服都收好到包裹里。庆幸着对方不怎么会掉毛,他开始准备蛋糕。六点半,他将门口的标牌换为“open”,陆陆续续的有客人开始来店。约瑟夫一人就是店员、店长还有蛋糕师,附近有几位稍长的人与他逐渐熟悉了起来。这家开了一年多的蛋糕店虽然比起其他蛋糕店来说太过稚嫩,但是用料好,制作的蛋糕与面包也有品质保证——这里的店主似乎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兴趣开店。每天到下午三点多左右,所有的面包差不多就卖完了,约瑟夫也就再在后面准备第二天需要的材料,然后闭店回家。

不过,今天到来的人注意到除了热带鱼外,这里又多了位新的员工——在店铺一角的饮食区里,有一只十分可爱的小狐狸趴在宠物坐垫上安然的睡着了。店长时不时抬头看一眼安东尼奥的方向,发现对方颇有一睡不醒的气势,感叹到小孩果然还是小孩,每天睡眠时间不到九个小时就会犯困。他又打开店内的音乐系统,放了些比较舒缓的古典音乐。

差不多八点的时候,店内的人流量达到了高峰期,而约瑟夫也站在收银台前忙碌着——这时萨列里被走动的声音吵醒,睁开眼、竖起耳朵、趴在坐垫上朝店里的客人投去好奇的眼神。他是第一次见到面包店的一天是如何开始的,对自己这份招人喜欢的工作迫不及待。它先是试探着从坐垫上走下,反复告诫自己不要说话、不要突然跑开、不要让爪子穿过东西。一位店里的常客看见犹犹豫豫试探着向这边伸脑袋的小狐狸,忍不住笑了。

“是新养的吗?”他问,约瑟夫点点头,“家里的新成员。”想了想,他看到萨列里对客人手里的面包流着口水摇尾巴,马上提醒其他人。

“记得不要用面包喂它啊。”他一脸严肃的说,“狐狸不吃面包。”

虽然没有得到投喂,也没能蹭到一口自己喜爱的甜点。但是今天来的客人都十分友善,对于在他们脚边试探好奇的小狐狸,都乐意摸摸头,拍一拍他的脑袋。有一位母亲带着八九岁的孩子来了,孩子看见萨列里,就请求母亲多在这里待一段时间,她希望能和狐狸玩。“他真可爱,”孩子的母亲说着,“那双红色的眼睛像是通人性的一样……我想他一定是很稀有的品种。”

“确实,”约瑟夫说着,为她结账,“无论如何,对我来说,世界上都只有这一只。”

再到后来,萨列里也学会了如何帮约瑟夫“拉”客。如果有人只是进来看看他,或者逛一圈就准备离开,他就会跑到对方的面前一屁股坐下,睁大眼睛垂下耳朵看着他,像是在委屈对方为什么不买些面包呢?这一招的效果极好,大部分人都是在看到做出这幅表情的萨列里后伸手掏出钱包,豪爽的买了自己不怎么吃的甜点带走了,少数会继续待在店里,尽情的撸一撸之后再离开。开业至今没见过那么多客人的约瑟夫大为惊叹,不到中午,他提前做好的面包和蛋糕就已经完售。他只能提前关门,加大了原材料的订购量。而和不少人玩了摸脑袋有些小狐狸心情很好,在所有外人都离开,约瑟夫关上店门那一刻就快乐的唱起歌来。

“好了,穿好衣服的话我们就去吃午饭吧。”约瑟夫把他的衣服递给他,安东尼奥变回人类的样子,又把耳朵和尾巴藏了回去。“对了,我一直很好奇。”约瑟夫捏着孩子人类的耳垂。“这个耳朵对你们来说是装饰还是真的有实际意义?”

“它们能听见!”萨列里回答,“人类的声音用人类的耳朵听,兽类的声音用兽类的声音听。那双耳朵可以听懂其他动物的窃窃私语,这双耳朵则是用来听懂人类的话的。”

“哦?那不同动物还有不同的语言吗?”

“那当然,”萨列里掰着手指头想约瑟夫解释山雀、夜莺还有其他鸟类间是有口音差别的,就和人类一样。而如果跨度比较大,比如说他如果想要听懂鱼说的话就很难了。“像是外语一样?”约瑟夫问,萨列里摇摇头。“不是,是头要埋进水里,”他心有余悸的表情,“一口气憋三四分钟真的很难。”

他就像是在说奇幻故事一样将他们的常识告诉约瑟夫,约瑟夫笑着听萨列里说着森林中的各种规矩,拉起他的手带他穿过马路。“记住了,”他指着红绿交通灯,“当灯变为绿色的时候是可以同行的意思,黄色是暂停,红色是不能通过。”随后,他让萨列里看看脚下的斑马线,“有这样标识的地方就是行人能够行走的意思,当然,首先要看交通灯的指示。”

“交通灯的指示。”萨列里点点头,发现面前的灯闪了起来,害怕的抓住了约瑟夫的手。约瑟夫笑了笑,带着他快步的跑过,“一般闪烁时就是进入了倒计时,只剩十秒时间——不过不用太担心,你是小孩子,”他对对方说,“所以车辆是会礼让你的。”

“礼让?”

他又同萨列里讲了许多概念,感觉自己真的是在教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对了,在蛋糕店里面只有坐垫的话说不定会有些单调。”他说,带着小狐狸走进百货商场,“需不需要买些玩具之类的?”

“如果可以的话,”他有些扭扭捏捏,“我……我更想你教我怎么拉大提琴。”他头上的狐狸耳朵都冒出来了,吓得约瑟夫赶快把他头上的帽子往下压,遮住他的耳朵。“当然可以,不过我是说在蛋糕店里,”他笑着说,“又或者你希望我带你去散步?”

“不,我更喜欢安静一些的地方,”萨列里说,“城市里真的太吵了,至于玩具——”他路过宠物用品区,看到向那些配色奇怪造型诡异的啃咬玩具,还有猫爬架;又路过儿童玩具区,看见一个小孩拿着模拟枪模仿战争,一个小女孩一把揪掉了芭比公主的脑袋。

“你们都是玩这些东西长大的吗?”萨列里惊恐不已的问,看着约瑟夫。

“不……这只是个例。”约瑟夫想了想,决定还是给萨列里买绘本好了。

————————tbc

评论(4)
热度(26)

© 谷一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