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一家

键盘长菇期
希望能长出鸡枞菌

【FGO/现代AU/约萨/生贺】狐狸蛋糕店⑤

*类似妖精一样的小狐狸萨列里与步入中年不久的蛋糕店店主约瑟夫之间的故事。

*感觉变成了纯粹的爸爸带孩子的半童话小故事。

*“小狐狸”的来源是萨老师唯一一部德语歌剧里面的主角:会说蹩脚德语的意大利烟囱工“小狐狸”。(这个指代太明显了!)

*ooc不可避,欢迎捉虫,祝大家看的塔诺西!

                    

——————————————

(5)

离萨列里第一次来到约瑟夫家也已经过去了一周,如约瑟夫所料的,开始有人陆续为了萨列里而来到店中,对方也越来越会装的像一只真正的狐狸,向来店里的人摇摇尾巴,快乐的跑来跑去。

“他真可爱,”有时候,有些客人会这么说,“我真好奇你是在哪里买到他的,他的毛色太漂亮了。”确实,那一身毛皮白的像雪,有得益于某些特殊的遗传,不容易掉落。有一次,约瑟夫给萨列里洗澡时不小心把毛发蓬松剂倒进了浴池里,当小狐狸吹干身体,从人变回狐狸时,他顶着一身蓬松的狐狸毛,远看就像是移动的小米其林轮胎人,红色的眼睛郁闷不已。“我真希望我家里也能有一只,”女顾客和他聊着天,约瑟夫发现小狐狸望见了他,朝他的方向眯起眼笑了笑。听着身旁女顾客心动的尖叫,他擦了把汗,想着回去后一定要告诉他这样做是不对的。

“他不是我买到,是捡到的。”这句话约瑟夫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而那些人则一边看着他说怎么可能,一边又被萨列里吸引走了目光和注意力。也许应该考虑下减少曝光率,约瑟夫想,现在的萨列里被太多人“盯”上了,而孩子认为来这里的客人全都是友善的。他也遇到过有人问他这狐狸多少钱,能不能买走的。

“千万不要吃陌生人给你的食物,”他强调着,看着对方依旧不适应车辆的趴在后座上,“也不要对他们太亲昵了。”

“但是,约瑟夫先生,”他说,声音有些虚弱,“他们喜欢我的话,为什么我不可以去喜欢他们呢?”

“因为他们还没有意识到你是人类。”他说,萨列里稍作思索。“那么如果他们知道了我是人类,就可以了吗?”

那更不行,千万不要在他人的面前展示出你的其他样子。约瑟夫说着,踩下刹车。“记得你第一天见到我时,被我发现原型的恐惧感吗?”萨列里点点头。

“保持着那个心态就可以了——也许城市还是不适合像你这样单纯的孩子,希望计划能快一些成功吧,”他转过头去,看见闷闷不乐的萨列里,“怎么,是想家了吗?”

“不——我在想回去以后还能经常见到约瑟夫吗?”他问,约瑟夫沉默了一下,“如果我有时间的话我会去看你。”

“感觉你就像是我的爸爸一样——”小狐狸说着,用尾巴在汽车坐垫上扫来扫去,“而且你比他更细心更帅气。”

“他如果听得到的话会生气的,”约瑟夫无奈的笑了笑,身后的小狐狸则强调着这是真的。“我的爸爸是只灰狐,”他说,“他的眼睛也是蓝色的,但是没有你的这么漂亮,就像是雨后的天空一样。”

“你的眼睛和毛发都很美,也长得很可爱。”约瑟夫奉承回去,而小狐狸边听边摇尾巴,很受用的样子。晚上,约瑟夫叫萨列里如何拉大提琴——然而他的身高和手指条件都不够,连握琴弓都十分吃力。于是,约瑟夫决定先从简单一些的钢琴开始教起。从乐理知识开始入门,之后再学习其他乐器的话就会容易一些。出乎意料的是,萨列里的钢琴弹得并不坏,甚至比得上一些学了五六年的孩子。

“在修道院里面有管风琴。”他说,“虽然那么多的键盘和踏板我够不到,但是只弹一部分还是可以的——沃菲哥哥教了我差不多四个月,然后我们就来维也纳了。”

“那么小提琴呢?”约瑟夫问他,“你会拉小提琴吗?”

我的哥哥会,那我自然也就会。他充满自信的回答着,拿起约瑟夫放在一旁的小提琴,简单的拉了个练习曲。“就像这样的,虽然没有钢琴好,但是我自认为还是很厉害的!”

他这么说着,骄傲的竖起耳朵。“确实很厉害,”约瑟夫称赞着,“连特蕾西亚都学了很久。”

“特蕾西亚?”萨列里迷惑的问约瑟夫,“特蕾西亚是谁?”

她是我的女儿。约瑟夫说到这,打算停止这个话题,然而萨列里像是恍然大悟般的说“原来那个房间和衣柜都是她的。”他站起来,然后说,“我第一次来的时候就奇怪了,只有你一个人住的话,为什么会有像我这样小孩的衣服——那么你的女儿呢?”

“特蕾西亚,她……”约瑟夫顿了顿。是那时在音乐里听到的悲伤。萨列里想,把手放在对方的膝盖上,抬头看着他。

“我问的这个问题让你伤心了吗?”他说,耷拉下耳朵,垂着尾巴,“对不起。”

“没,”约瑟夫说着,看向那双如宝石般纯洁无瑕的眼睛。“只是,怎么说,她的事是我第一次失责,而我在这个世界上最爱的人之一就是我的女儿。”

现在的约瑟夫已经三十一岁了,而在两年前,他因为过于忙碌的工作疏于对女儿的看守,八岁的特蕾西亚生了重病,被保姆送到了医院。那晚她因为肺部积水而差点死去,陪在她床前的是连夜从西班牙赶来的伊莎贝拉,她的母亲。约瑟夫则因为公司的重要会议而困在美国,当特蕾西亚差不多快痊愈了才来到她的病床边。

伊莎贝拉无法原谅他的行为——他们并非因相爱而结合,更像是政治联姻。而在这场婚姻中唯一被他们共同爱着的就是他们的孩子,特蕾西亚。离婚后,抚养权判决给了约瑟夫,他便请保姆负责照顾孩子。大家都没有想到的是,在离婚过去两年后,特蕾西亚就差点死于一次本来轻微的感冒,并在肺部落下了终生的病根。伊莎贝拉当然无法原谅约瑟夫,向法院起诉了父亲,最终抚养权易手给了伊莎贝拉,而她不准约瑟夫见特蕾西亚——理由很明确,因为除了出生,他一次特蕾西亚的生日都没能参加过。

痛定思痛后,约瑟夫又在忙碌中过了两个月,最后决定辞职,找一份自己最不擅长的工作试图转换心情——

“我没有给她送过生日蛋糕,自然也不可能自己做,”他笑了笑,“所以我就想自己一定不可能成为一个蛋糕店主——没想到最后还是成功了。难以得到的不是技艺或者知识,而是情感,也许等有一天我腻了以后,又会重新回去当我的接班人吧。”

他捏了捏忍住泪水小狐狸的脸颊,问他为什么要哭。“因为约瑟夫做的蛋糕很好吃,我想特蕾西亚如果能吃到那一定会很开心,”他说,声音颤抖着,带着小孩子的稚气,“而且我能感觉的到你真的很难过,很伤心。”

“我可没有像你一样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啊…..”他调侃着对方,用手帕帮他吸干泪水,没想到对方真的趴在他身上哭起来了。因为你没有哭,所以我代替你哭。事后,他这样迟疑的解释着,为自己又弄脏了一条约瑟夫的裤子而感到抱歉。

“没事,”约瑟夫摸摸他的脑袋,低下头去亲了一下小狐狸的额头。“和你在一起的这段时间真累——但是是我这两年间最开心的一段日子。”

又是新的一周,知道了约瑟夫过去的萨列里似乎更加的卖力,并且学会了把狐狸的叫唤声唱的好听一些。他经常会摇晃着尾巴在店里跑来跑去,那天生的亲和力连最淘气的小孩都会被止不住的吸引,靠着他的脑袋亲亲抱抱。看着萨列里被大家围着拍照,而这边收银台多少有些冷清,约瑟夫只希望这个可爱怪不要被奇怪的人盯上拐跑,并且感叹自己完全可以开一个只有一只狐狸的动物园。

感谢安东尼奥·萨列里的魅力——他们终于在周三的时候收到了一个短的访谈邀请。约瑟夫为自己开了一瓶酒,给萨列里做了一个蛋糕作为庆祝。这只狐狸不喜欢油豆腐却喜欢甜食,知道这件事时约瑟夫惊奇了很久。

“我果然还是有些舍不得离开你。”萨列里吃完了一整个蛋糕,小小的肚子却依旧平坦,让人怀疑那些食物都到哪去了。他抱着约瑟夫这样反复说着,而几分钟前他好奇的舔了一口对方的起泡酒。约瑟夫笑看着这个醉了的小孩问:“那你为什么这么卖力”

“因为特蕾西亚也在维也纳……”他半眯着眼睛说,“我想她如果对这里好奇的话也回来你的店里看看……”他越说声音越小,倒在约瑟夫的腿上呼呼大睡。男人看着腿上变回狐狸样子的小孩,颇有感触的把他托在手上,带他到卧室去——最近一直很累,今晚就让他好好休息,明天晚一些叫他吧。

把萨列里带到房间里让他睡下后,约瑟夫收拾厨房里的餐具。突然,阳台的玻璃窗上传来石子击打的声音,听上去就像是有谁故意在手里攒了一把小石头丢到他的窗户上。约瑟夫站到窗前向下张望,却没有发现有谁的身影……

“你好!”一个青年却突然头下脚上的从上方倒垂下来,向他挥了挥手。“初次见面,约瑟夫——”那人有着一头金色的长发,还有碧色的眼睛。“我就是沃尔夫冈·阿玛迪乌斯·莫扎特。”

“……你,”被这样的招呼方式所惊吓,他迟迟回不过神,试探性的开口说,“你就是安东尼奥所说的那只犀牛?”

——————————end

评论(2)
热度(36)

© 谷一家 | Powered by LOFTER